欢迎访问4858美高梅公司网站!


mgm1578.com

MENU

当前位置 : 4858美高梅 > mgm1578.com >
mgm1578.com

华夏景色

点击: 141 次  来源:http://www.sib-law.com 时间:2020-01-12

第一次看陈文令的作品,我就马上联想到中国福建、两广一带的宗祠装饰彩塑,活泼繁复,渔香人家。有浓浓的海味,漂浮的咸腥。 陈文令的作品并不极端,它们虽然有些许的怪异,但仍然属于“侧身生活”的一类。如果说李占洋的作品是直面人生的,那么陈文令的作品就是“曲线救国”的。陈文令把他眼中的世界,包装成一个神话,让一些貌似极不正经的角色,道貌岸然地陈述人间的美好和罪恶。这是神话的力量,神话让你在惊心动魄的温暖中,感悟道德的底线,感伤人世的情怀,感动感慨感激感叹。

山石、梅花……这些在传统文化里与精神世界相对应的视觉符号,传递出一种国人特有的对于生命和万物的感知;光滑流畅的不锈钢载体意在表现同时也是消解伴随高科技社会发展而产生的机械化和冷漠感。一个支离破碎的幻象世界就这么真真切切地通过映射出现在抛光的表面,在流淌的风景面前,也许有一种力量在试图唤起我们对于理想的重建。这是我基于当下而产生的对于传统意识复兴和发扬的探索,如果文化观念和历史意义能够有所联系也绝对是在潜意识里面。通过作品,我愿意突出并且强调的,是精神或者人文层面上的某样寄托和关怀。 ——陈文令 在最近的《中国风景》中,陈文令的艺术观念有了一个大的转变,更让自己的雕塑具有实验性和公共性的特征。他充分发挥了个人的想象力,借用后现代主义挪用、拼贴和转译的表现方法,即对自然、传统和现代的图像进行混合和转换,从而创造了一种超现实的奇异的山石之景,怪异山石被主观处理成模棱两可的物象,类似于冰雪消融流淌所形成的冰山,又类似于一头硕大的鹿,也类似于传统园林中的亭子,而底部则像融化的冰,亭子上有正在流淌的晶莹剔透的水滴,这是一种扭曲和破碎的毫无真实感的幻象,生动再现了一个寂静空灵的洁净世界及与现实的疏离感。 ——黄笃《从幸福生活和英勇奋斗到中国风景——解读陈文令雕塑语言 的转换》 中国风景本来是原生态的、健康的、从容的、适度的、中庸的、可是在陈文令的手上却变成疯狂的、膨胀的、变异的、情欲的、夸张的、妄想的、强奸的。文令将它异化之后置于现实的场景之中,荒谬感使得我们仿佛被某种神秘异化的力量所掌控。这种感觉正是当代人缺乏现实感的表现。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拥有强大的现实主义,一种把我们与历史上其他时代的人区分开来的现实主义——现代性。但是我们在陈文令以及其他许多人的作品面前却能够感受到,现代的异化力量使得我们对一切事情都缺乏现实感。陈文令的作品正是现代主义对人性本原异化的典型,这种典型在消费主义时代,特征变得越来越清晰。 ——江铭《超常、怪诞、反讽、纂权——陈文令的艺术世界》 陈文令是中国南方传统智慧和道德的收集和整理者,以及发扬光大者。在中国现在艺术中,对北方传统智慧和道德的研发已经比较充分了,而对南方“亚文化”的研究与开发却远远不够,即使是中国目前顶尖的南方艺术家,似乎也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一点。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南方文化比较“土”,属于“山区”的“崎岖文化”。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陈文令是特殊和特别的。 ——黄燎原《猪背或马上》 陈文令的雕塑主要表现人处于某种激情或者极端的人性超常状态,这是他的早期雕塑语言最初的自我形式,这种自我主题后来被引入到一种社会性的语境,成为一种对消费社会人向可爱和快乐主义动物状况的反讽。而在他的近作中,陈文令似乎并不准备只是讽刺和批判,而是试图在悲剧性层次进行一次自我的搏斗和拯救的想象。 ——朱其《陈文令的寓言:进入与消费社会的搏斗和想象》 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与传统道德体系的崩塌几乎是同步的,经济进步带来物质生活富足的同时,也逐步挤占了精神伦理在人们脑海中的空间。此消彼长的最终结果便是享乐主义的盛行,物质或者说金钱成为认同度最高的衡量标准。从个人经验出发的关于人性的追问和反思在陈文令的作品中清晰显现。他凭借的正是自我在当下社会的个体体验,将之深深投入到中国社会的现实之中,发动了一场关于欲望与本性、膨胀与反思的个人战争。 ——李明《一个人的战争》

  2002年春天,陈文令的作品《红色记忆》初出茅庐,那些略有羞涩的红男孩在厦门珍珠湾海滩出现,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以至于展览结束时,市民们呼吁政府将这些作品长留厦门。从那时起,不过12年的时间,陈文令在中国当代艺术界迅速崛起和成长,其速度之快,令许多人颇感困惑。

陈文令是中国南方传统智慧和道德的收集和整理者,和发扬光大者。在中国现在艺术中,对北方传统智慧和道德的研发已经比较充分了,而对南方“亚文化”的研究与开发却远远不够,即使是中国目前顶尖的南方艺术家,似乎也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一点,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南方文化比较“土”,属于“山区”的“崎岖文化”。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陈文令是特殊和特别的。

编辑:admin

  著名评论家彭德较早发现了陈文令艺术中的特殊之外,他指出:陈文令的红男孩,通体鲜红,如火如荼。在现实中,红色的人体改变了作品的写实倾向,加强了非现实的意图,表达出作者对现实中的成人们势利、紧张、焦虑、恐惧、残酷的否定,也不期而然地道出了人们的共同心愿:对童真状态的怀念和对早熟了两千年的中式文明的质疑。彭德指出,陈文令的作品介于写实雕塑、装置、互动式行为艺术和偶发艺术之间。在我看来,陈文令的早期作品即有别于学院艺术的雅和现代派艺术的冷,他以一种具有人间温暖的草根视角和平民情怀,传递了当下大多数中国人的所思所想,表达了一种人与自然的关联。陈文令的艺术,作为一种人与社会的对话方式,朴实而没有刻意制造的观念,呈现了一种超越现实的生活理想。

猪是陈文令的一个符号,其实猪是特别中国的,恐怕全世界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国家,比中国和猪更近的了。所以猪其实就是中国。当你想到了这一点,相信你就基本上可以一路坦途地阅读陈文令了。但一个有趣的事情是,作为福建人的陈文令用猪做自己的“第一符号”。因为福建和两广恰恰是中国“猪意识”“猪文化”最不发达的地区!好玩儿!

  其实陈文令早在1991年就举办过个人的木雕艺术展,在其为中国当代艺术界关注之前,他已经有了10多年的潜心探索。对于不期而至的成功,他有着清醒的自省意识,在一次与友人的谈话中,陈文令表示,《小红人系列》已经成为他创作的过去,他的感觉和经验还要更深地挖掘,需要适当地释放出来。

“马上”虽然是一个流行于中国大地的词汇,但其实马在中国并不是很重要,在世界文化词典中,马属于西方语汇。陈文令近期的作品,有了一些向西方学习的痕迹,但其实那还是一些表面文章,他骨子里坚强的“渔民意识”和“海盗哲学”并没有丝毫改变,这使得他的创作,在日益丰富的同时,仍然保持了独立自主的品格。挺好!

  2003年,陈文令开始创作的《幸福生活系列》,将其对于儿童的表现,转向对于人与动物的关系表现,他创作了一个双手和脖子青筋暴露的中年男人奋力抱住一头母猪,随后又创作了一个胖女人抱住一条强壮的公狗,还有一个儿童趴在长寿的乌龟身上。动物在这里成为人的欲望的对象,人物在这里呈现出一种颠狂中的痴迷。在此后的创作中,陈文令进一步将人与动物的对立转化为人与动物的一体,例如2008年创作的《物神》,即是人与猪的一体化表现。

  如果说,陈文令的作品中有着人与动物的一体化,从艺术史的角度观察,这并不是独创,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中国汉代的伏羲、女娲,也是人首蛇身,这些历史与神话人物表现了早期人类渴望将自己与强大而未知的动物结合为一体的愿望,通过这种结合,人似乎得到了一种超越自然的神奇力量,从而在艰难残酷的自然环境中坚定生存的信念,这就是原始宗教与诸神崇拜的根源。

  有关中国神话的资料,以《山海经》十八卷为着,作为研究上古社会的重要文献,其书包含了古代地理、历史、神话,民族、动物、植物、矿产、医药、宗教等内容。发源于巫术与神话的古代艺术,表现了原始人类的偶像崇拜与信仰,而陈文令的作品,可以视为现代社会《山海经》的注解。在我看来,陈文令作品中许多动植物与人类的荒诞组合,揭示了现代社会的文化冲突,并且隐含着经济生活的急剧变化。在陈文令近年来的艺术手稿和水墨画中,由于解除了雕塑材料与重力的束缚,可以更加自由地表达内心的想象,他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巨大的艺术想象空间,其间充满了许多不可能的可能性表达。与其说,陈文令的作品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现代神话,不如说,他的作品是对现代神话的解构与去魅。

  2007年陈文令创作的《中国风景》,表达了寒冷与融化的主题,让我们感受到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体验到时间的存在与流逝。其实,陈文令的作品似乎预示了2007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以2009年《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如何逃离》为代表,陈文令在798艺术区举办的紧急出口个展,鲜明地反映了美国的次贷危机和麦道夫骗局。陈文令并非以紧随时代的新闻性话题表明自己是一位政治性艺术家,而是借这一全球性的题材反思人类的贪婪和欲望,每一个人看似正当的物质追求,如何造成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灾难。2010年的《这不是大象》,《一匹行高之马的堕落》,《悬案》等作品,更深入地揭示了自然界最凶猛的动物与人的互相噬咬,这种生物链的犬牙交错与生存竞争,我们在云南晋宁的铜鼓上也可以看到,那种惊心动魄的虎对牛的撕咬令人难忘。